七月十五前要为逝去的亲人“送钱”是一件难能可贵的事情
发布:2017-08-21 09:32
 
  
  经家里人研究讨论,一致同意取用沐雨一名,小名沐儿、沐沐。在此谢姐夫了!祝愿小沐雨不辜负众望,茁壮成长,将来成为栋梁之才。能像他自己的名字寓意那样,沐雨栉风,不辞辛苦,浩然正气。
  七月十五前要为逝去的亲人“送钱”是一件难能可贵的事情
  来自天南地北的祝贺
  
  沐儿出世后,我们都高兴地将情况用电话告诉亲戚朋友,同时百忙中在网上发布信息,得到了来自天南地北的亲戚、朋友、网友们最真挚的祝贺、祝福,给我们的小沐雨带来了吉祥,衷心地向大家表示诚挚的谢意。当地的亲戚朋友纷纷送钱送物前来祝贺,奶奶、姥姥都高兴的大掏腰包,点钞甩给孙子外孙表示祝贺,姥姥还激动地写诗表示祝贺:
  
  贺外孙降生
  
  辛卯六月二十八,
  
  天恩地泽润李家。
  
  观音眷顾送贵子,
  
  沐雨栉风旺族门。
  
  合家欢乐喜迎宾,
  
  万元贺金赠外孙。
  
  高朋满座皆大庆,
  
  金樽频举贺油城!
  
  请催奶师挺有效
  
  母乳喂养对婴儿的健康成长特别重要,为了早点让沐儿吃上母乳请了崔奶师。原来听说医门诊有位大夫崔奶技术特好,每次200元,三次可以成功崔奶,但联系了人家不出诊。月嫂介绍了一位民间崔奶师崔洁,从产后的第二天开始,也是来了三次,价格比前者低一半,效果也还不错,第四天沐儿便有奶吃了,第五天便吃饱奶,不用再补充奶粉了。因为是剖腹产,排气晚,下奶时产妇基本还没太进食,只是喝了点米汤,可奶水很足,应该是崔奶师的作用大些。
  
沐儿长不大的妈妈
  
  一个月来,大家都感觉沐儿比妈妈省事。沐儿妈妈没有妈妈的样。就说这一个月来妈妈的几大“罪状”吧。一是妈妈怕生孩子的痛,在产前检查都很正常的情况下,不想自然生产,决定剖腹产。二是根本没什么值得哭的事,可是哭了几次。7月28日上午10点18分,手术室里,沐儿一声啼哭,妈妈也跟着哭了,医生护士告诉妈妈不能激动,否则严重的能引起大出血。出了手术室看到大家她又哭,沐儿爸爸赶紧过来俯身拉着妈妈的手安慰着,姥姥和奶奶也都来安慰,她才慢慢止住了哭。妈妈太自娇了,在医院五天因为剖腹产后宫缩也还哭了二、三天。事后姥姥问妈妈为什么哭,她说手术室哭是觉得带孩子九个月那么难,这孩子拿出去了,自己还在手术台上遭罪,很委屈。出来了看大家这么高兴,觉得大家的高兴是建立在她的痛苦之上的。在病房哭是因为宫缩太痛了......姥姥批评了妈妈,说妈妈的想法太自私了、太狭隘,片面地看待痛了。姥姥说女人在生育虽然很痛,但一个成熟的女人,经历了这种痛苦后,应体会的是做母亲的伟大和自豪.......;三是沐儿妈妈还不好好“做月子”,不好好穿、盖、睡、吃。穿的少,洗澡、20多天后开始上网等,特别在是吃方面,沐儿妈妈月子里居然怕胖想减肥,不吃浑香,奶奶和姥姥都拿她没办法,因为在月子里,不能打也不能骂,只能由着她的性子。怕奶水回了,也怕营养不够恢复不好落下毛病,还得尽量想办法补,沐儿爸爸在经济条件并不是特别宽裕的情况下,买了燕窝,姥姥也从家中带来海参和虫草给她补。姥姥说妈妈有点不知天高地厚了,特别是生了儿子,还真是想把自己当慈禧了。姥姥说等孩子满月了教训她,呵呵,姥姥也是自我解嘲......管不了。还好,不管怎么说,奶水源源不断,沐儿一直都吃得很饱,有时吃不完还扔点呢。这还真是人不济奶水成全人呀,沐儿妈妈老以此回姥姥对她的批评;四是白天沐儿妈妈精神的时候和孩子玩,觉得孩子可爱,可到了晚上给孩子喂奶嫌烦,说她困,耍脾气不痛快给孩子吃奶,姥姥和月嫂抱着孩子在床边等她半天,后来慢慢习惯了还好点,也耽搁不太长时间给孩子吃了,姥姥说沐儿妈妈太自私了;姥姥觉得沐儿妈妈有这些毛病一定得改,这一个月姥姥觉得和沐儿没太操心,反而和沐儿妈妈操心多,姥姥心里很担忧......
  沐儿一个月的成长历程
  
  沐儿在医院住了五天,出生第二天接种了“卡介苗”和“乙肝疫苗”,第五天采了足跟血,测试了听力,正常。期间,沐儿身上出现了一点红斑,大夫和月嫂都说是生理性的,属于排毒反映,沐儿五天正常出院回家。
  
  沐儿回家后一直还好,只是由于天气很热,十多天了身上的红斑一直没消退,黄疸14天没有消退,还拉肚子。大家都有点着急了,第十五天抱孩子去了医院,大夫看了后说红斑没什么问题,是生理性的,黄疸的问题可以开点药吃着看看或者抽血化验看一下指标,沐儿爸爸想既然孩子去了,还是化验一下吧。化验结果出来一看,指标还真是高出不少,大夫开了茵栀黄,让停止母乳三天,三天后,不拉肚子了,黄疸也明显消退了。恢复吃母乳后又开始拉肚子,小屁屁红得可怜,吃药不太见效,每天人工扒着小屁屁跟着阳光走晒太阳。网上邮了红外线频谱仪,照了后明显好转。
  
  沐儿8天的时候在大人的轻扶下,能翻身,我们大家在餐厅吃饭他自己在小床里身体直着躺着却横了过来。沐儿好像挺聪明的,10多天能看懂大人在逗他,一逗就会笑了。沐儿每天都有变化,第十九天的时候,沐儿看上去没有什么毛病了,称体重,已经从4kg长到5kg了,明显长了,手感也重了。月嫂说这几种情况在她看的孩子中是很少见的,家里人听了自然很高兴。
  
  沐儿的“三绝”。沐儿的抻懒腰是一绝,特别卖力,抻懒腰时嗷嗷叫声很大,抻得满脸红紫;沐儿打喷嚏也是一绝,声音洪亮,比大人的喷嚏打得响,结束时还有拐音,好听;三是沐儿放屁也堪称一绝,呵呵棒棒的人小屁大。
 
  
  为了更好的照顾沐儿,给沐儿请了月嫂赵福荣。家人对赵阿姨对沐儿的照顾很满意,觉得这一个月月嫂没白请,赵阿姨由于职业的原因,很喜欢沐儿,姥姥晚上和她一起住照顾孩子,听着她梦里还在叫宝宝,姥姥挺感动的。她每天几次给孩子护理皮肤,小屁屁红了,她很心疼也很着急,一天要洗数次,相处过程中,姥姥和赵阿姨也聊天,姥姥觉得她生活得挺不容易的,她43岁,父母去世几年了,有一个弟弟因为惊吓精神出了问题,她要负责照顾,刚做了子宫次肌瘤摘除术,休息了二个月就接了我们这个单子。同是女人,姥姥不忍心看她太累,因为姥姥后半夜觉很轻,很多时候孩子尿了姥姥也不叫她自己给孩子收拾了,她说她遇上姥姥是她命好,说要和姥姥做朋友,姥姥走的时候她恋恋不舍。姥姥觉得她也是沐儿生命中重要的人,所以把她也记录下来,呵呵,等我们沐儿真的有一天出息了,赵阿姨也应是他该感谢的人!
  
  姥姥是沐儿差三天满月离开沐儿的,姥姥挺舍不得沐儿的,25日还要照满月像,姥姥没能参加挺遗憾的。
  
  这就是沐儿一个月来的情况,姥姥把看到的、想起的记了下来,作为沐儿成长日记的开篇......
  
   
  与其说是写北大教授与百姓的迥异之处,应该是写他们的不平凡的经历,有些东西应该是我们普通百姓所无法经历的吧,因为姐姐、姐夫的谦虚,我知道的他们的成就其实是很少的一部分,就写上点吧。
  
  前面曾说过,姐姐高中的时候曾经缀学,因此初次高考并没上北大。而考的是大连工学院。毕业后在长春一个企业工作,和姐夫两地分居。但当时企业有一些与北京科研单位的合作项目,由姐姐负责,姐姐也有很多时候是在北京工作,也更有很多时候是长春北京来回跑。看姐姐跑得辛苦,那时调往北京又相当困难,姐夫曾经想放弃北大的工作调往长春,姐夫能作出这样的决定,就足以说明姐夫做人品德的高尚,但姐姐没有同意。还好,恢复高考后姐姐有机会上了北大,而且是物理系,毕业后留校从事辅助教学工作,搞电化教学,这也是姐夫帮助姐姐决定的,当时是可以留在北大物理系,但姐夫认为北大物理系都是全国顶尖人才,以姐姐的年龄等诸多方面条件在那不合适。我记得早年的时候我出差去过姐姐那,她领我去过她的工作室,因为那时我在县里企业工作,真没见过什么,到姐姐的工作室感觉工作环境真好,那个时候姐姐好像挺忙的,说按劳取酬有奖金。我一看姐姐工作环境好挣钱还多,想起自己没出息该学习时不好好学习,在小县城、小企业,和姐姐天地之别,便越发的自卑。当时他们居住的条件不太好,在北大七甲公寓,也就30平的小房,条件不好,来人了孩子大人就得挤着住。但姐姐、姐夫对待家里来的人都很热情,留在家住,而且对于初次来京的亲戚,他们工作再忙都抽出时间当导游领着逛北京城,姐夫博览群书口才又好,到哪负责讲解,比导游讲得好。
  
  女儿上高中前,我们一家三口也到过姐姐家,姐姐、姐夫带着我们走了北大、清华的重要参观地,也还带着女儿在北大的学生食堂与北大学子一起进餐,想让女儿感受一下北大学生的生活氛围。激发女儿日后学习热情,尽管如此,事实上北大的门真不是常人能进得了的,女儿后来离北大的分可差得太远了。
  
  姐姐在单位人缘好,业务也不错。后来行政上有职务,可能是中心副主任吧这个不是姐姐说的,印象中我见过姐姐的名片。89年北大派出到美国等几个国家作访问学者一年多,看过姐姐在国外的照片,非常漂亮。那次出国各方面收获很大,但期间家里二件大事也令姐姐遗憾,一是女儿高考,她没在家,考试前一天雷声阵阵,孩子一宿没睡,第二天考语文,平时语文最好但因没休息好考场出现异常,成绩全拉下来了,没考上好的学校。第二个遗憾是父亲90年7月去世,她没能见上父亲最后一面。父亲病重后知道姐姐在国外不能回来,没有提出要看姐姐。父亲挺幸福的,他弥留之际,我家八个孩子七个在场,但他的眼睛仍四处张望,我们都知道他在找姐姐,他在张望中,大夫来告诉说让交医药费,四个儿子都争着去交,这时父亲永远闭上了眼睛,那情景我一辈子难忘,父亲去世后很长时间我都梦见父亲病重、嗯气。我想这两件大事让姐姐遗憾终生。
  
  由于工作等方面的关系,姐姐也曾与名人有过接触。韩志君是90年初农村题材的热播电视剧《篱笆、女人和狗》的编剧,韩志君也是乾安人,因为和姐姐是老乡,当年起步的时候,姐姐对他的帮助很大,他的片子的后期制作很多部分是在姐姐的帮助下完成的,他非常尊重、感恩姐姐、姐夫的帮助,前些年多年来往不断。姐姐还和敬一丹有过共同工作的经历。大概是04年的时候北大与中央电视台联合到长白山搞过创作,姐姐作为北大方的工作人员。我是看到姐姐和敬一丹的照片得知的。我当时挺惊呀和羡慕姐姐的,和姐姐说能有机会和央视台的名人一起工作挺幸福。姐姐只是淡淡的说,名人也不像老百姓想得那样高高在上,反过来她们对能和北大的教授级专家一起工作也很珍视,对姐姐特别敬重。姐姐退休后单位仍回聘姐姐做一些工作,但有了小外孙后,姐姐便辞去工作,专心帮助女儿看家、带孩子了。
  
  姐夫呢,当年以优异的成绩考入北大,姐夫在中学时就是学生会干部,到了北大后也是佼佼者,很快受到瞩目脱颖而出,成为北大学生会干部,毕业后留校,很早在系里有行政方面的职务。姐夫学的是小语种,在东语系,搞东南亚文化研究与教学。文化大革命后一段时间没有从事专业工作。但姐夫从来就没有间断对专业的研究。改革开放打开国门后,我国也和东南亚一些小国也有了往来,由于这方面人才极少,那段时间姐夫特别忙,曾在外交部做一些相关的工作,文化部、教育部有些相关工作也都找他。姐夫多次的出国和在国外工作,驻国外使馆工作过几年,负责文化方面的接待与往来。姐夫的学识和人品在工作中深受敬重,曾有多次机会调到这些部门工作,但姐夫还是更钟爱北大教授这一职业。恢复高考后开始招生,小语种也逐渐火起来。
  
  姐夫年轻时一定很帅。不戴眼镜,但很有气质,看上去一眼就能看出是知识分子。说话的语气、举手投足有点像赵忠祥,他任何时候都很镇静,遇事不惊。他在他所从事的专业领域中目前应该是国内最资深的专家了,也曾被邀请在中央四台国际频道做过访谈类节日。他带的研究生、博士生也有一些青出于蓝胜于蓝,在比较重要的部门从事重要的工作。姐夫在本领域内很有威望,有其独特的人格魅力,因为小语种招生不多,这方面人才毕竟不多,相关的部门、单位用人时请姐夫推荐,姐夫都是很认真的择优推荐,经姐夫推荐的学生免试,姐夫不像当今社会上一些善于玩弄权术的人,反过来他只是淡淡的告诉学生,他已经把学生推荐到什么单位,有的都是学生们不敢想的单位。学生们有事找姐夫咨询时姐夫也都是很认真的帮助出主意,学生们有姐夫这样的导师真的是很幸运。
  
  新加坡等国家目前都热办“孔子学院(府)”,姐夫退休后,有的想聘请姐夫去做院长,国内也有一些院校想请姐夫做客座教授,薪酬都不薄。但姐夫都谢绝了,他还在继续带博士生、还在搞一些东南亚文化方面的研究,小外孙才三岁多点,他想把精力用在培养孩子身上。姐夫一生真是很有成就,出了好多的书和论文,学生们也各有专长,从任何一方面都可以说姐夫对国家做出了很大的贡献。姐夫自己的女儿也培养得特别优秀,女儿看上去很瘦弱,但却有极强的工作能力。她秉承了父亲很多优点,做人低调,为人谦虚,她现在是一商业银行副总,这个职位,当年有近700人报名参加竞聘,经一轮轮的竞争,最后演讲答辩全部用英语,她以绝对优势取胜。她也曾在中央二台做过关于房地产信贷方面的连续访谈节日,我看过节日,很棒的。我知道的能想起的,他们家的事也就写这些吧,姐姐在家庭中默默奉献,但她的奉献成就了姐夫和女儿,我觉得很值……
  
  对他们的了解想起来的就说到这吧,其实有点累,回忆了很多事情,把和我们生活接近的事筛选出来,把模棱两可的事剔除,用很直白的语言表述。不过也好,通过回忆和叙写,自己感觉从各方面都有收获。表达了在生活中不好意思直接表白的对他们的敬佩、感谢,了却了说声谢谢的心愿。
  
  不知道大家看了后感觉如何,但我想只要看后没觉得拥有耽误了您宝贵的时间,就行了。如果也觉得有点收获和感悟,那对我就是一种鼓励。谢谢大家!
  
   
  按照民俗,阴历七月十五是“鬼节“。,以便让天堂里的亲人能过上快乐的节日。因为这段时间在女儿家,昨天晚上我和女婿一起为先生焚纸“送钱”。女婿挺虔诚的,一边焚纸嘴里还一边念叨着。现在年轻人有几个信这些事的,他毕竟不是自己的儿子,我觉得他能和我一起来走这形式,祭奠我的先生已经很不错了。不管是发自内心还是为了给我安慰,他的表现却实让我心里好生感动。嗯,女婿的举动告慰了生者,逝者亦安息吧!
  
  先生没有生病的时候,每年很多时候都是我和先生为双方的父母、我的两个哥哥焚纸“送钱”,那时我俩祭奠父母,我也常为我两个英年早逝的哥哥而惋惜。昨天的情形,我仍在重复以前的动作,而身边的人却不复存在了,成了被祭奠者。看着熊熊燃烧火焰,我心里很痛,从年龄上说,他比我两相哥哥去世得更早,他们会在天堂相聚吗?我一边填纸,一边默默祈祷,祝福先生在天堂安康,也请他在那里代为照顾好双方的父母。先生去世后,我宁愿相信有另一个世界,我相信天堂会有信息给我。因此我每在极想念先生的时侯我就默默的想,你好与不好,你一定要托梦给我,我期待着梦境,我们也常在梦里相见。
  
  记得先生先生刚去世的那天晚上,是亲家母先梦见了他。先生去世时,女儿刚结婚两月,所以我想她先梦见先生,也许是因为先生最不放心女儿了,我便半开玩笑地和亲家母地说,你一定要对我女儿好,不然也许你亲家天天托梦给你。先生火化的那天晚上,女婿梦见岳父提着行囊在朝阳下微笑着挥手告别,那天女婿为他做了很多。因为女儿当时怀孕了,所有该女儿、儿子做的,像摔丧盆、打灵幡、捡骨灰全部由女婿一个人做了......我想他对女婿应该很满意吧,没什么可不放心的。接着后几天,我便梦见和先生一起买房子、买家俱什么的,梦境特别清昕。呵呵,不长时间我就梦见他又结婚了,媳妇可漂亮了,我真还难过了。后来也常梦见生活中的一些常态。昨晚我特别想念他,睡前我还想,你在天有灵的话,你好、你不好,你一定要在梦里告诉我。昨晚我真的梦见了他,梦见他考上了一所军事学院,像中状元一样家里来了一群报喜的人,后边还跟着好多记者准备采访,说他考试成绩全市最高。我特别高兴的就醒了,醒了我还特别兴奋!我想这也许是来自天堂的信息,他告诉我他在天堂很好.......
  
  我在上海时,我的邻居经常犯毛病,打针打吊针是家常便饭。有一次,我看不惯就自我炫耀,你怎么老是打点滴?我从来没有打过针,打针什么滋味我都忘了。
  
  结果,不出一个月,我就得病了,我不得不从上海回到老家,住了一个月的院。每天吊六瓶水一个月一百八十瓶,让我一次尝个够。
  
  我这个人朋友不是很多,我很少出现交际的场合。我真正的朋友也没有几个。
  
  有一年,我的一个朋友骑了一辆破自行车来。我炒了两个小菜,我和他一人喝了两小盅。
  
  送他走时,我叮嘱他,没事吧!?慢点骑。别掉沟里。
  
  没过两天,他找到我,他埋怨我,都怨你,乱说话。我说,怎么了?!
  
  他抬腿踢了我一脚,他说,他那天回去,他老是琢磨我的那一句话,别掉沟里,本来他喝了酒,想着想着就走了神,他骑着自行车真的掉进沟里了。
  
  还有一年,我处了一个女朋友,她在我家,那年我母亲还在。她听到我回来的声音,她就趿拉着鞋出来开门,帮我脱大衣极尽温柔。
  
  有一次,我骑着自行车去她家。她的家很远三十多里,要过两个铁道。过第二个铁道时,我看到有一辆农用车翻在沟里。我寻思不会是她家吧!?
  
  我在她家看到一箱空啤酒瓶,我问她,今天是什么日子呢?
  
  她说,在给她弟弟压惊呢?原来,他弟弟坐着车过铁路时,他弟弟猛抬头看到火车到了眼前,吓得他跳车了。
  
   
  这段时间在女儿家忙忙碌碌的,也就把北大教授家的事给忙忘了。今天就把思绪再接上,继续写写姐家的事,轻松会。
  
  大姐也曾到过我的空间看日志,不知道以后会不会来看。但我想这些趣事也不能算隐私,都可以拿到桌面说。虽然我是听说的,但我感觉实的程度也应该能达到90%以上吧。
  
  大姐高中时从容貌上说,漂亮可能算不上,但绝对可以用姣好这一词吧。那时我还很小,没有印象,从姐姐年轻照片看的。但她的聪明睿智、活泼大方可能很受男同学的青睐,上下届的优秀的男生都觉得只有自己配得上大姐。咱就聊点我知道的两个、仨个的趣事。
  
  听母亲说,大姐的同班同学中有一男同学,和姐姐指腹为亲的。他的父亲和我的父亲是拜过“把子”的,他的父亲是军官,当年当兵前他母亲和我母亲都怀孕了,就私下定了这事,说如果两家生的是一男一女的话,就结成亲家。就象电视里演的那样,因为他母亲没文化,他父亲后来在北京又成了家,但还是照顾这个家的,偶有回来的时候。回来见过姐姐,知道姐姐的优秀,觉得他儿子挺优秀的,一直和我父母说这事就是这么定了。当时姐姐和那男孩子也知道这么回事。那位父亲极力相促成孩子的亲事,常给儿子往回邮书什么的,每次都是邮两份,让儿子送姐姐一份。可这男孩子在当时不算最优秀的,所以有点自卑,根本就没敢给姐姐送书。姐姐也和母亲说过,他有点愣。那年月包办根本也是不可能的,年龄还小,父母也没多管。那男孩子当年考的是北航,他爸爸一直觉得儿子挺优秀的,不知道儿子不敢和姐姐联系而根本就没发展。直到后来姐姐成家以后,他的父亲不满意我的父母,来找过我的父母,说想知道俩个孩子没成的原因。那次到我家的时候我还有点印象,记得他还说每次邮二份书的事,父母没太作声,就听着也没解释什么。他们爷俩总觉得很遗憾,但知道也承认姐夫很优秀,他父亲早年在北京,挺喜欢姐姐姐夫的,曾几次请姐姐、姐夫吃过饭。而他工作不在北京,但这些年和姐姐姐夫的关系没断,每年都要和姐姐、姐夫聚聚。姐姐说他很早就下海了,现在事业做得很大,是全国电子行业的老大。国内很多省份都有企业。
  
  姐姐不但学习好,而且是文体活动的积极分子。那时文体活动多,学校文体部的大队长,和姐姐挺好的,他觉得自己学习也好,文体也好,认为姐姐对他也有意思。他是姐姐上一届学生,他觉得他上学走时姐姐对他还挺好的,可后来别人告诉他姐姐和姐夫好了。我调入市里后他和我在一个单位,担任领导,我很多事得到过他的帮助。我觉得他是属于个性张扬性格的人,就性格来说姐姐是绝对不会喜欢他的。其实他媳妇是我姐最好的朋友,学医的,是我们市医院的副院长,有能力、漂亮、温柔。因为有这层关系,又是我的领导,所以走动的也多,不太见外,我管他叫姐夫。他有时喝点酒就和我说起此事,说是过去那年代,他才有遗憾的,要是现在的年代的话就是我姐夫,他管我叫“小姨子”,总说要和姐姐圆梦。我也训他说,就你这种性格,我姐姐一天都容忍不了你。他反过来说,我要是和你姐的话,我就不是这性格了,我啥都听你姐的,我就喜欢厉害点的,讲理就行……
  
  我们相邻单位有一位乾安老乡,我们挺熟的,偶有一次一起吃饭,他忽然和我说,咱们俩家差一点就是亲家,你姐本应该是我嫂子的,给我说懵了。我早听说过他哥哥,挺知名的,很多年前就是北京一个大的出版社社长,我知道他和姐姐家关系特别好,但从没听说过这事。
  
  这些事我都问过姐姐,姐姐笑着说,哪有的事,有哪些事我还能学习了,我在学校根本就没有搭理过谁,和你姐夫上大学开始也还不是恋爱关系,只是你姐夫在北大,那时文化大革命,我们同学都是从我们的通信中了解北京的动向,我的信都还可以公开呢……后来姐姐和姐夫好后母亲还管着呢,假期回来到姐夫家去,稍晚点回家母亲总是让哥哥把姐姐给找回来。姐夫家当时也挺困难的,那个时候都穷怕了,母亲可能觉得姐夫不是最好的选择吧。是我三姨极力促成的,三姨在60年代是辽宁人民广播电台的著名记者,姨父是军官,姐姐上大学时三姨供得多,姐姐在大连上学,假期常到三姨家,姐夫也到过三姨家,两文人相见,互相倾慕,三姨特别喜欢姐夫。结婚后母亲对姐夫还是非常满意的,姐夫有才华、孝顺、为人好,那是公认的。姐姐的婆婆是老坦,人家老太太就坚信姐夫能有大出息,和我母亲讲,“别看现在条件不好,可我儿子中啊,将来有一天准能带着夫人出国”。那时我母亲还有点嘲笑那老太太是做梦,现在看是母亲目光有点短了。当国门打开的时候,姐夫这样的人才当然先人一步出国讲学、工作……真是多次的带着姐姐出国,后来还带姐姐在国外使馆工作过,姐姐也曾作为北大派出到美国作过访问学者一年多。不过姐姐、姐夫的好日子父母真没看见,姐夫让姐姐过上这样幸福的日子不知道父母九泉之下是否有知。
  
  话回前言,其它的对姐姐的倾慕者应该还有,姐夫和他们相比,挣钱不是最多的,职务不是最高的,但综合说,姐夫一定是最优秀的,对姐姐一定是最好的,我觉得姐姐有姐夫相伴,一生无悔,绝对堪称幸福的女人!说了北大教授的姐姐、姐夫这么多生活中的家常里短,虽然感觉他们的有些事源于生活却高于我们的生活,但也还有很多的事和我们普通百姓生活基本相似。其实我知道大家最想知道的还是他们和我们百姓的迥异之处,尽管因为姐姐姐夫的谦虚我知道的不多,但写上一篇文章的事还是有的,写上点还是可以让大家更深入的了解我们百姓不常见的北大教授,我觉得应该还是有可读性的吧,看后大家或许能觉得来拥有的空间看了北大教授这些常见的不常见的趣事有点意思,读后觉得有点收获……
  
   
  这段时间在女儿家忙忙碌碌的,也就把北大教授家的事给忙忘了。今天就把思绪再接上,继续写写姐家的事,轻松会。
  
  大姐也曾到过我的空间看日志,不知道以后会不会来看。但我想这些趣事也不能算隐私,都可以拿到桌面说。虽然我是听说的,但我感觉实的程度也应该能达到90%以上吧。
  
  大姐高中时从容貌上说,漂亮可能算不上,但绝对可以用姣好这一词吧。那时我还很小,没有印象,从姐姐年轻照片看的。但她的聪明睿智、活泼大方可能很受男同学的青睐,上下届的优秀的男生都觉得只有自己配得上大姐。咱就聊点我知道的两个、仨个的趣事。
  
  听母亲说,大姐的同班同学中有一男同学,和姐姐指腹为亲的。他的父亲和我的父亲是拜过“把子”的,他的父亲是军官,当年当兵前他母亲和我母亲都怀孕了,就私下定了这事,说如果两家生的是一男一女的话,就结成亲家。就象电视里演的那样,因为他母亲没文化,他父亲后来在北京又成了家,但还是照顾这个家的,偶有回来的时候。回来见过姐姐,知道姐姐的优秀,觉得他儿子挺优秀的,一直和我父母说这事就是这么定了。当时姐姐和那男孩子也知道这么回事。那位父亲极力相促成孩子的亲事,常给儿子往回邮书什么的,每次都是邮两份,让儿子送姐姐一份。可这男孩子在当时不算最优秀的,所以有点自卑,根本就没敢给姐姐送书。姐姐也和母亲说过,他有点愣。那年月包办根本也是不可能的,年龄还小,父母也没多管。那男孩子当年考的是北航,他爸爸一直觉得儿子挺优秀的,不知道儿子不敢和姐姐联系而根本就没发展。直到后来姐姐成家以后,他的父亲不满意我的父母,来找过我的父母,说想知道俩个孩子没成的原因。那次到我家的时候我还有点印象,记得他还说每次邮二份书的事,父母没太作声,就听着也没解释什么。他们爷俩总觉得很遗憾,但知道也承认姐夫很优秀,他父亲早年在北京,挺喜欢姐姐姐夫的,曾几次请姐姐、姐夫吃过饭。而他工作不在北京,但这些年和姐姐姐夫的关系没断,每年都要和姐姐、姐夫聚聚。姐姐说他很早就下海了,现在事业做得很大,是全国电子行业的老大。国内很多省份都有企业。
  
  姐姐不但学习好,而且是文体活动的积极分子。那时文体活动多,学校文体部的大队长,和姐姐挺好的,他觉得自己学习也好,文体也好,认为姐姐对他也有意思。他是姐姐上一届学生,他觉得他上学走时姐姐对他还挺好的,可后来别人告诉他姐姐和姐夫好了。我调入市里后他和我在一个单位,担任领导,我很多事得到过他的帮助。我觉得他是属于个性张扬性格的人,就性格来说姐姐是绝对不会喜欢他的。其实他媳妇是我姐最好的朋友,学医的,是我们市医院的副院长,有能力、漂亮、温柔。因为有这层关系,又是我的领导,所以走动的也多,不太见外,我管他叫姐夫。他有时喝点酒就和我说起此事,说是过去那年代,他才有遗憾的,要是现在的年代的话就是我姐夫,他管我叫“小姨子”,总说要和姐姐圆梦。我也训他说,就你这种性格,我姐姐一天都容忍不了你。他反过来说,我要是和你姐的话,我就不是这性格了,我啥都听你姐的,我就喜欢厉害点的,讲理就行……
  
  我们相邻单位有一位乾安老乡,我们挺熟的,偶有一次一起吃饭,他忽然和我说,咱们俩家差一点就是亲家,你姐本应该是我嫂子的,给我说懵了。我早听说过他哥哥,挺知名的,很多年前就是北京一个大的出版社社长,我知道他和姐姐家关系特别好,但从没听说过这事。
  
  这些事我都问过姐姐,姐姐笑着说,哪有的事,有哪些事我还能学习了,我在学校根本就没有搭理过谁,和你姐夫上大学开始也还不是恋爱关系,只是你姐夫在北大,那时文化大革命,我们同学都是从我们的通信中了解北京的动向,我的信都还可以公开呢……后来姐姐和姐夫好后母亲还管着呢,假期回来到姐夫家去,稍晚点回家母亲总是让哥哥把姐姐给找回来。姐夫家当时也挺困难的,那个时候都穷怕了,母亲可能觉得姐夫不是最好的选择吧。是我三姨极力促成的,三姨在60年代是辽宁人民广播电台的著名记者,姨父是军官,姐姐上大学时三姨供得多,姐姐在大连上学,假期常到三姨家,姐夫也到过三姨家,两文人相见,互相倾慕,三姨特别喜欢姐夫。结婚后母亲对姐夫还是非常满意的,姐夫有才华、孝顺、为人好,那是公认的。姐姐的婆婆是老坦,人家老太太就坚信姐夫能有大出息,和我母亲讲,“别看现在条件不好,可我儿子中啊,将来有一天准能带着夫人出国”。那时我母亲还有点嘲笑那老太太是做梦,现在看是母亲目光有点短了。当国门打开的时候,姐夫这样的人才当然先人一步出国讲学、工作……真是多次的带着姐姐出国,后来还带姐姐在国外使馆工作过,姐姐也曾作为北大派出到美国作过访问学者一年多。不过姐姐、姐夫的好日子父母真没看见,姐夫让姐姐过上这样幸福的日子不知道父母九泉之下是否有知。
  
  话回前言,其它的对姐姐的倾慕者应该还有,姐夫和他们相比,挣钱不是最多的,职务不是最高的,但综合说,姐夫一定是最优秀的,对姐姐一定是最好的,我觉得姐姐有姐夫相伴,一生无悔,绝对堪称幸福的女人!说了北大教授的姐姐、姐夫这么多生活中的家常里短,虽然感觉他们的有些事源于生活却高于我们的生活,但也还有很多的事和我们普通百姓生活基本相似。其实我知道大家最想知道的还是他们和我们百姓的迥异之处,尽管因为姐姐姐夫的谦虚我知道的不多,但写上一篇文章的事还是有的,写上点还是可以让大家更深入的了解我们百姓不常见的北大教授,我觉得应该还是有可读性的吧,看后大家或许能觉得来拥有的空间看了北大教授这些常见的不常见的趣事有点意思,读后觉得有点收获……
  
CopyRight 2017 酷派科技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

澳门金沙真人在线赌场